王稚言

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

高三狗
真实身份是M78星云特驻地球帅哥代表

【石青】【短篇】不治之症(上)

医生papa(27)      病人青江(17)

※     BE预警

石切丸准时打卡进了医院,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护士长把一份病历拍在他的胸口上,说:“新来了个小病人,胃癌晚期,估计没得救了,可他哥还是把他给转来这了。其实这个患者自己不知道是癌症,病历单上面都是假信息。你也兜着点儿。”


石切丸也知道,所谓死前关怀,又所谓善意的谎言,其实瞒着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家属自己安慰自己罢了。

心中就算有百种思绪,他也得帮忙,毕竟孩子怪可怜的,他心想。


照例查房时,他遇见了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有着金色的猫一样的瞳孔,仿佛他只要多看一眼,就能被吸进去一样。

那个孩子看着他盯着自己盯了半天,开口说:“怎么?医生对我有兴趣吗?”

石切丸被反问的猝不及防,轻咳了一下掩饰自己的失态。他随手拿起了病床脚上放着的信息卡,上面写着他的名字:笑面青江。病因是肠炎,石切丸不动声色地放了回去。

“青江君,我是负责你的医生:石切丸,以后请多指教。”青江第一次和别人这么正经的打招呼,有点愣愣的不自然的点头说“请多指教。”



随着时间过去,石切丸发现青江就算有时候装成熟,也还会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比如他总是央求自己哥哥,不想再吃药了,数珠丸也会威胁他,再不听话,就给他念佛经。
数珠丸这招总是屡试不爽,每当青江听到他这句话时,就立马乖乖吃药了。

有几次石切丸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他不厚道地笑出了声,青江听见了他的笑声,瞪着眼睛看着他。

就这样两人慢慢熟悉起来。

难得的一天好天气,石切丸轮休,他带着青江下楼,青江和他坐在长椅上。有怀孕的孕妇在散步,还有蹒跚学步的孩子,草坪上的丁香花开的正盛,浓郁的香气钻进了人的鼻子里。

青江深呼吸了一下,似笑非笑的开口:“活着可真好呢,不是吗?医院的墙壁里总是能比教堂听到更多真诚的祈祷。”

石切丸不自然地“嗯”了一下,然后过了半晌才说:“青江是在为自己的病担心吗?”

“是啊,但是我相信医生哦,我一定能活很久,是吗?”

“是啊…你一定能够度过的”

——————————

又是忙碌的一天过去,石切丸无奈地扯扯领带,听到敲门声。

“请进”

是数珠丸

“哦,您有什么事吗?”

数珠丸叹了口气,“我是来问问贞次的情况的”

石切丸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青江也有个名字叫做贞次。


tbc

果然我还是擅长短篇哦www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