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

高三狗
真实身份是M78星云特驻地球帅哥代表

【石青】【短篇】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了啊(上)

因为某件事带给我的灵感233

设定:律师江和papa
AM7:10
青江按照一贯的生物钟起床,昨晚又梦到成堆成堆的文书堆在自己身上,刷牙时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社畜了,不过又想到了长谷部的脸,发现自己还是一个正常的懂得休息的人。

AM7:25
坐在餐桌上,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日程安排,突然歌仙更新的推引起了他的注意:只有一张图片,上面是捏的很精致的寿司,还有一盅酒,配字是“这才是风流”哦,忘记讲了,歌仙是自由撰稿人,偶尔用小号骂骂某些政策,措辞之锋利一点也没有所谓文化人的矜持。青江看完之后,冷哼了一声,咽下了最后一口面包,拍拍手,回复他:没有夜生活吧,起那么早,大早晨喝酒小心心脏病。

很快歌仙回了他:总比社畜的日常好ヾ(^。^*)
青江呵呵了一下mmp你居然用颜文字

与歌仙的斗嘴结束,青江和歌仙两人一直不分高下,但是因为青江对黄段子的信手拈来程度以至于歌仙最后总是以“不风雅”为结尾,甩袖而去。

AM7:40青江坐电梯下楼,遇到了隔壁的一期一振,一期见着他又开始了日常的倒苦水:因为自己在外求学,只能放假见到弟弟们,心里十分痛苦。青江没有办法躲过这祥林嫂一般的絮叨,只能微笑点头,然后神游天外。

AM7:55到达地铁站

AM8:23到达事务所,今天他要开庭了,一件离婚案,男方一直以为自己娶到了贤良温柔的太太,结果没想到她居然出轨了,所以要离婚,可女方怎么也不同意。没有办法男方和女方撕破了脸。

见到那男人时,青江震惊了,那个人长的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就是黑,脸上有坑。见面之后两人匆匆握手,
那男人问:“有除了上法庭外别的解决办法吗”
青江心想:我去,您要打官司的,现在问我,说啥都晚啦,捎带着问候了这愚蠢男人的祖上。
不过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原则,他开口说:“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男方和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葛优瘫在了沙发上。

AM10:10开庭
对面律师是个个子很高的男人,梳着妹妹头。长得还可以,青江先审视了一番,然后伸出右手,开口说:“笑面青江,您尊姓大名?”那人仿佛故意忽略了青江口中的轻蔑意,说:“石切丸。”两个人一个面带挑衅,一个温温和和。
真不知道他是迟钝还是聪明,青江想。

庭上,青江问:“先生,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您妻子有出轨迹象的呢?”男方点了一下头,回答他的问题:“大约三个月前”
“那您是如何断定她出轨,不忠于自己的呢?”
问到这个问题,男方满脸难看:“因为她和我说公司组织旅游,去了外地,结果我的一个朋友也在那个地方,发现她和一个男人卿卿我我。”

石切丸举手:“反对,对方只是说卿卿我我,并没有说程度,那如果这样的话,我和对方律师也算卿卿我我,可我们并没有关系啊。”说完,拉过青江,吻了一下他额头。青江以及在座的所有人表示:我是谁?我在哪儿?

tbc

还会有下的
我不懂法,大家可以带入李狗嗨的古美门三三,因为都是虚构的嘛ww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