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

高三狗
真实身份是M78星云特驻地球帅哥代表

【石青】囚 • 救(番外③)

1.可能会虐

2.看完了评论一下呗

————————————————
于是就这样,石切丸每年暑假时,都会来到乡下,和青江过暑假,直到两年后。

石切丸已经十四岁了,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家庭是完美的,可是后来,一个女人的到来,改变了一切:他们的爸爸出轨了。

那个女人挺着肚子,来到了自己家里,石切丸清楚的记得,她嚣张跋扈的样子。
那时父亲不在家,家里只有自己和小狐丸两个人。
那个女人张口说出了母亲一直知道但是不敢相信的事实。那女人的最后一句话是:“就算你们的誓言看上去再怎么固若金汤,也只是纸老虎罢了。”
母亲那时是怎么想的呢。石切丸一直在揣测,忧郁?愤怒?感到被欺骗?他不知道,但是自己的母亲一直维持着优雅的动作,甚至抿了一口茶,淡淡开口道:“他爱怎么玩怎么玩,和我没关系,但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不一定是他的吧?咱们大可以尝试一下,当他知道你一直骗他,他会怎么办?还有,请你快出去吧,脏了我家空气,这绿植可净化不了。”
那个女人,没有发泄够,反而被堵了,气得把家里的玻璃制品都摔了,母亲也只是冷漠的看着她。
可能是枕边风把一直不回家,拿工作当借口的父亲吹回了家。父亲对母亲终于露出了丑恶的嘴脸,而母亲只是冷笑。母亲爱父亲吗?石切丸也不知道,不过那天晚上,母亲自己动手做了一大桌子菜,后来啊,全让父亲掀了。
母亲在菜里加了安眠药,父亲吃了几口,哪怕几口,他也不情愿。
可是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石切丸也不了解,只知道母亲和父亲烧炭自杀了。那也是他从亲戚口中听到的。

在父母的葬礼上,在国外的三日月回来了,那时三日月在自己创业,于是将他们都带走了。
而石切丸人在国外,心却一直在青江身上。他和青江约定,每年夏天见面,却忘记了,青江每年夏天都傻傻的等,却没有任何回应。
有是一个夏日,天闷闷的,远处乌云聚在一块儿,青江一个人坐在外面,任由思绪飘走。
啪嗒啪嗒,雨滴一滴一滴落下,青江闭着眼睛,分不清是泪还是雨,是笑还是哭。
“为什么呀?连你也不在了……你也想要抛下我吗?”

青江因为淋了大雨,连着发了三天的烧,那时他的爷爷早已不在了。奶奶不眠不休地照顾他,青江醒来时,身体变得很不好,对以前的记忆也模模糊糊了。
当青江睁开眼看见数珠丸靠在自己旁边休息时,下定了决心:以后不会在这样了,再也不会让你们担心了。
从那以后青江蓄起了长发,用刘海挡住了那只被人视作不祥的眼睛。和家人搬到了别的地方。

石切丸在国外时一直心心念念着青江,他在回国时,特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在路上时,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感觉,结果到达地点时,发现一切已经荒芜了,什么都没了。

在返回时,石切丸心中充满了懊悔,那时三日月已经不错了,于是他疯了一样学习,回到日本念大学,工作,等到三日月要在日本有发展时,自荐工作,一点一点打拼。

他一直在寻找,毫无预兆的,他出现了。

这一次绝对不能食言,不能放他跑。

可是他仿佛什么也记不得了……

tbc

不太虐吧其实……还可以我觉得
所以我觉得这个“囚”是papa把自己囚禁在了过去里,青江把自己囚禁在了没人在意,关心自己的思想里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