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已经是高三生(不经常更新)
关注了的别取关
没关注的别入坑(坑多注意)
酷爱小白文
对生人装萎,熟了以后就怼
人丑胖矮
我爱清水,清水爱我(大概?
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言辞幼稚 文笔苍白

【石青】逆转

Chaper.10

逆转 10

石切丸靠近青江,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一张一张的查看。

“这是……单据?”

“对,根据西村的这些单据可以看出,他从一年前开始资助一个大学生学费,一直到大四结束,不过,西村是匿名的。最近那个大学生还寄来一封感谢信。”说罢,青江食指和中指两指并用,夹着一个牛皮纸信封,得意地笑了。

“看看信的内容或许会知道某些东西。”青江对石切丸说。

“尊敬的不知名的先生,你好。

我是一直受您资助的学生,您当初在我遭遇巨大家庭变故时,鼓励我,开导我,我很感激。至于之前讲的就业问题也解决了,是在一个汽修厂里作为修理工而工作的。可能您会说:‘太微不足道了,这份工作。’ 但我知道,学习的知识,只不过是纸上谈兵,如果不从实践做起,是很难立足的。所以我想从最基础的开始,慢慢继续人生的学习。以上,非常感激。”

读完之后,青江甩甩信纸,企图用哗啦哗啦的声响吸引注意。双臂交叉,说:“这个学生似乎留了信息。”翻过信封,上面写着修理厂的地址。青江边指边说:“去这里看看吧。”

到了修理厂后,石切丸负责和老板交涉,青江四处转转,这会儿正好正好是午饭时,没有几个工人,修理厂的规模不小,使用的机器都是最新型的,地上零零散散的放着扳手之类的工具。

厂子里面的味道有些刺鼻,青江随意溜达出去透气。外面是开阔的空地,稚嫩的童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看我的!超人变身!!”

两个孩子正在玩耍,青江看着他们手里的零件,冲他们喊了一声,招呼他们过来。

蹲下身子和他们平视,开口问:“能不能把手里的东西给我看看?”

石切丸出来后疑惑地看向青江:“你拿着高压管在干嘛?”

“啊?这个是高压管?”

“对,这个是冷气高压管,压缩机进出工作时温度会很高。”

青江摆弄几下说:“石切丸,你能不能把伸脖子过来?”

石切丸听了下意识地捂住后颈:“你要干嘛?”

“你说,这个东西可不可以是凶器啊?”

回去的路上石切丸看青江的眼神怪怪的,青江受不了这种奇妙的气氛,忍不住说:“我不就是想拿你试试嘛,你有时需要一种奉献精神。”

“我可不想把命献出去,又不是祭祀。”

“……”

青江咬咬下嘴唇,突然想到什么,问:“对了,你有没有从老板那套出什么话?”

石切丸明显对这个话题更有兴趣一点儿,食指刮了一下眼尾说:“那个老板说最近的确有大学生来工作,学历还不错,不过他要从基础做起,老板也很吃惊,还是留下他了。不过那个学生这两天请假了,没来工作,也没人看见他。”

青江哦一声,又接着问:“你饿吗,我请你吃饭。”

石切丸被青江带着七拐八拐,青江边走边问:“不怕我带你去奇怪的地方?”

“你不会。”

“这么相信我?”

“你不是那种人是可以肯定的,我看人第一印象很准的。”

青江转头想看清石切丸脸上表情,是无比熟悉的那种温和又带着点儿固执的表情。青江一时间竟然难以把他和记忆中的石切丸重合,脚下动作有些凝固。

“怎么了吗?”

“没事。”

再次抬脚,拐了几个弯,青江带着石切丸走进了一个不大的面馆。由于路不好走,被一棵高大的柳树遮住暖帘上的字,很少有人经过这里。里面也是静静的,一只肥肥的橘猫躺在摇椅上,听到青江他们的脚步声,懒懒的喵了一声,晃晃尾巴,算是招呼。

年纪看起来四十上下的女人走出来,惊奇地问:“青江!?你怎么过来了?”

青江随手拉开面前的凳子,摩擦钝化的声音响起来。“怎么了,不欢迎吗?”

女人笑笑,眼角的纹路像鱼一样游出来。“没有,你还记得来的路我就谢天谢地啦。”

青江也跟着笑,“还是老样子,我加香菜。”指指石切丸:“他不加。”

石切丸随后坐下问:“你怎么知道我不吃香菜?”

青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尴尬的摆手,说:“我猜的。”石切丸不信,青江连忙转移话题:“啊……你还不知道这家店吧,我高中的时候就来这儿读书了。东京那么大,我却过了很久都没找到家长的那种味道。有一天翘课跑出来,不想被抓住,匆匆跑进来,结果发现了这里。”说完,两个人的面也摆在眼前。

老板娘热情,每人碗里卧了两个鸡蛋。汤汁晶莹剔透,石切丸默默看着青江加醋。

“很奇怪吗,看我干嘛。”

“味道太大了。”

“不大啊,一点儿也不酸。”

吃完后,青江擦擦嘴,说:“陪我去一下案发现场,好吗。”

石切丸越来越想不透谁是警察了。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