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

高三狗
真实身份是M78星云特驻地球帅哥代表

【石青】祝与咒(楔子)

满足我对狗血剧情的向往

皮鞋敲在地板上的声音异常响亮,缓慢的步伐可以看出教养良好。青江手常年很凉,哪怕现在揣在风衣里也忍不住颤抖,想要保留住仅存的温度。

男人焦急地阐述着事实:“您快看看吧,我这房子闹鬼已经很久了。唉,因为这个,房客都走了,只留我一个人,晚上睡觉都后背阴恻恻的。求求你了,快帮帮我吧,钱绝对不是问题。”

青江拿手帕捂住嘴,咳嗽几声:“咳咳,放心,我会帮你的。至于价钱到时您检验好再说,一分钱一分货。”

那人听了,连忙感恩戴德地鞠躬,恨不得磕几个响头表诚意。

青江摆手:“那么,请你先出去吧,我的工作需要绝对安静。”

男人连连点头,阖上门蹑手蹑脚走了。青江见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拔出一直挡在宽大衣摆里的胁差。

冰冷的刀身映出苍白的面孔,青江咬咬牙,划破手指,流出几滴殷红的血液,轻轻俯身,在地上画出小小的十字,又在十字形成的四处空白点上血滴。

“以吾之名,唤汝前来

以吾之血,应汝之需

以吾之命,与汝相契”

语毕,一道白亮的光闪过,白色的身影幽幽飘出,女子打了个哈欠:“啊,真是的,不要总在人家睡觉的时候叫我出来嘛。”

说完看着青江虚弱的脸,飞过去,抓住他的手指,舔了一下,血滴立马消失,伤口也愈合了。

青江笑笑,“这不时间紧急,必须叫你吗。话不多说了,快解决问题吧。”

女子点点头,问:“你知道那些妖物在哪?”

青江没应答,指指卧室,一人一鬼身形皆是移动无声,打开门,里面是阴森又破碎不堪。在正常人眼里却是再平常不过的一间屋子,却住着许多污秽。青江举剑:“那么,请它们出来吧。”

“好。”

目光锐利,剑锋寒凉,青江快速砍向衣柜,只有几缕青烟冒出。

“嘁,障眼法么?”

女鬼看到什么东西,惊呼:“小心身后!”青江还未来得及转身,另一把大太刀已经穿过,真正的浊物已被斩除。青江转身,早有预料的讽刺的笑。

“你一直跟着我吗,石切丸?”

大太刀的主人收刀入鞘:“如果我不跟着你,你就不在了。”

鄙夷的笑:“不可能,我不是说过吗,别,再,来,找,我。咳咳,你有没有听进去?”

女鬼飘到青江身旁,“就是就是,人家都叫你别跟着了,你入耳了吗?”

石切丸没反应,单手掐住她的脖子:“我叫你保护他,不是让他跟你受罪的。”

女鬼慌了,瞳孔收缩,拼命呼吸。

“咳咳,你忘记了吗,我如果受伤,青江也不会好过?”石切丸表面无所谓,看到青江也一副痛苦神色,手上力气松了三分。

“你当初为什么这么做,青江?”

“咳咳,因为不想再接受你的好。”

说完晕倒在地,石切丸愣愣地接住他,看着他的脸,轻轻吻住嘴唇,感受到青江的气息不再虚弱,才安心。仿佛对着空气询问似的,“你为什么一直固执呢。”

tbc

关于设定:青江和石切丸均是活过了好几百年的,类似捉妖师(?)都不死不老,当年青江用身体和女鬼姐姐签订契约,所以一直虚弱。石切丸知道后很生气,但没办法,因为青江叫做被神明诅咒的孩子,而石切丸是被祝福的孩子,虽然一起长大,两人走不到一块,青江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和爹就疏远了,大致是这样的
还有我发现自己格外喜爱病美人江╮(╯▽╰)╭大概觉得缠绵病榻更让人坚强,那种人有一种温润柔和的气质吧,身上带着苦苦的药香什么的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