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

高三狗
真实身份是M78星云特驻地球帅哥代表

【石青】 Sniper

大概是检察官爹和情报贩子青江的故事
自暴自弃,越写越辣鸡
OOC预警

凌晨三点

青江跑过一栋栋房子的房顶,好像夜间飞行一般。凭着记忆找到这栋别墅。按照之前的计划,从墙体轻盈地跃下,完美落在房门前。

“密码锁?”青江犹豫了几秒,是暴力拆除还是解锁。考虑到夜深人静,青江决定快速行动。从背包中抽出一把螺丝刀,根据密码锁后的电板,破坏了线路,门的保护装置也被破坏了。

进去之后,也和打探的房间布局并无二致,控制一下呼吸频率和速度,轻轻跑上同往二楼的楼梯。在左手拐角尽头的书房,是他的目的地。

“呐,歌仙,你确定这里有目标吗?”

青江没有想到,这次居然这么顺利,顺利的有些诡异。歌仙听到他的话,声音通过微弱的电波从耳机里传来:“你还不相信我?”青江轻笑,呼吸微微调整。戴上手套,拉开了沉重的檀木门。

书房的窗户开着,晚间的凉风徐徐,纱帘画出一道道波浪似的好看的弧线。踏在地毯上的靴子发不出任何声音,青江静静走到一个书架前,抬手稍微抽离了在自己头顶的一本书。座椅后的书架自动分开,露出位于后面的阴森森的密室。

青江心里大喜,对着那头的歌仙说:“我找到了”歌仙只是嗯了一声算应答。

青江的脚刚移动一步,冰凉的刀刃抵在他的脖子上,仿佛可以听见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的声音。青江不敢大意,问:“你是……?”

那人没回答,反问道:“找到想要的东西了吗?”青江的手指搭上那人的手腕,说:“有话好说,别这么暴力啊。”

那人笑了,青江甚至能想象到他笑起来肩膀的抖动程度,以至于脖子上的刀也跟着颤动。脑门上渗出一层汗珠,青江问:“笑够了?”

俯下身子,温热的气息喷在颈窝,和刀刃的寒冷掺杂到一起,青江只觉得危险到了。

那头的歌仙咽了口口水,说:“这可一点也不风雅啊,青江,你先等一下,我在这栋别墅的某个位置埋了和小型炸弹,待会远程引爆它,你趁乱逃跑。”


青江不方便和歌仙对话,在心里默默地竖了大拇指。歌仙在那边倒数到一时,青江握紧手指,抓住那人的手腕,把他过肩摔到地上时,正好炸弹爆炸的声音响起。

那人倒是没料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听到爆炸声时一愣神已经被甩到地板上,不过他下意识地拽住了青江的衣领,导致青江重心不稳跟着伏在他身上。所以现在两个人的姿势是青江跨在他的身上。暗道一声不好,那人两只胳膊搂住青江的腰一个翻身骑在青江上面。

“这个姿势…还挺尴尬的哈”青江沉默了几秒,开口想缓解一下僵硬的局面。那人双手立马扣住他的手腕,青江这下是彻底没法动弹了。

从腰间拿出别着的明晃晃的东西,借月光看清了那是一副手铐。认命似的不再反抗,手腕被铐住后,被拽了起来。

那人低下身子,靠在他的耳边说:“看来这里不止我们俩呢”然后伸手取下青江的耳机甩了出去细小的耳机立马匿于夜色。青江哭笑不得的说:“它是无辜的。”那人从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下,没有反应。

青江被关在了地下室里,双手反绑在椅子后,无奈的说:“喂,这样算是非法拘禁了吧,石切丸先生?”

石切丸扶了扶眼镜,面无表情的回应:“那你非法闯进别人私宅算什么?”

青江:“我迷路了。”

“迷路迷到人家书房,还炸了人家的房子?”青江盯着自己脚尖没说话。

“再说,你们还真是知道的不少啊,是吧?代号虽然是Sniper,最擅长的…却是冷兵器,说吧,谁让你来的?”

“拜托,干哪一行都有职业操守的,好吗?别问这种弱智问题。”

石切丸被噎得一愣,眨眨眼,反问:“我放你走,但是你能不能替我做掉雇你的人?”

青江扭了扭身子,示意他过来,石切丸听话地走过去,青江仰头大声吼:“你傻呀!我这单生意还没做完就接下一单,我有病么?”石切丸脑子一震,耳朵嗡嗡响,摁摁眉心,说:“我不想放你走了”拉起青江的胳膊,拽着青江上楼。看着周围环境,青江暗暗记住了各个房间的位置。

石切丸拉青江到了书房后的暗间里,石切丸的书房很大,体现在除了那个密室,还有一个暗间。门所在的那面墙是层玻璃,外面可以观察到里面,里面看不见外面的一切。暗间里的设施齐全,简直就像是一间普通的单身公寓。

青江稍稍吃惊,转而嬉皮笑脸地问:“检察官大人,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是想看我干什么呢吗?真够变态的哦。”

石切丸冷声说:“好好待着。”说完就走了。

青江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消失,确定石切丸不在房间里以后,松了一口气。

看了一下手表,此时接近六点,说:“把耳机拿走了,我就没办法通信了吗?”手伸向耳朵,因为仍然被铐着,费了不少时间解下了戴在右耳上的耳钉。

“歌仙,歌仙”对着耳钉唤了几声,歌仙的声音传来:“啊,你现在怎么样?”

“不好,我似乎被关起来了。”

“真不风雅,明明很完美的计划,为什么会出问题呢?”

“可能线人背叛了我们。”青江沉默一会
儿,得出了结论。

“估计你一时半会出不来了,所以委屈几天吧。”

“啊?不是吧?”

“对的,我会和宗三他们商量一下救你的方法,你自己保护好自己。没事的,谁还没几次失败呢。”

说完立马结束了对话,没给青江任何反应时间。

青江在原地冷静片刻,承认了歌仙说话时在笑的事实。

躺在窄窄的单人床上,青江翻了个身,开始考虑自己目前的处境。朋友们都靠不住,石切丸显然是要等到那份材料上交后才会放自己走。既然如此……

那就只好自己想法子跑路了。

刚刚想到这里,石切丸提着一塑料袋的东西进来了。

“这是你所需的生活必需品,我会定时看你是否好好活着的。”

“我现在……是俘虏吗?”

“随便你怎么想。”

“那这算是囚禁play吗?”

石切丸没想到青江会这么问,一口口水呛在嗓子里“咳咳,都说了,随便你怎么想。”

青江伸手作乖巧状:“那能把我的手解开吗?”

“不能”

“欸,好冷淡呀。”

石切丸没理他,转身离开。没过一会,又端来了一碗牛丼盖饭。石切丸拿起筷子自己先吃一口,“你放心,我没下毒,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那是,我相信你,可是这样吃饭不方便啊。”青江抬手,石切丸“嘁”了一声,说:“我喂你。”

“啊?不好吧。”

“没事,张嘴,啊~”

青江愣愣的张大嘴“啊”。嚼几下之后说:“你看清了我的脸,按道理我应该灭你的口。”

石切丸:“你做不到,再说,你不怕我把你送到警方那儿?你的悬赏金可不少。”

青江摇摇头:“你不会,除了灭你的口,还有一种折中的方法。”

“什么?”

“把你变成我的人。”

盯着青江的脸,石切丸心里一动,青江似乎一丝一毫的不对都没感觉到,石切丸重重地把碗放下,说:“我决定解开你的手。”

“真的吗?”青江自然是惊喜,又有疑惑:“这人怎么阴晴不定的。”

石切丸接了一句:“我怕傻会传染。”

“你!”青江咬牙说:“等着,等我自由了。”

之后,石切丸没再过来。

青江打开了藏在胸前的怀表,表上是一张微笑着女人的照片。青江笑着说:“谢谢你,姐姐,一定是你在保佑我。”

哪怕看见你倒在血泊中,依然对着我微笑。

可能的tbc
希望这不是我今年的最后一次出现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