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已经是高三生(不经常更新)
关注了的别取关
没关注的别入坑(坑多注意)
酷爱小白文
对生人装萎,熟了以后就怼
人丑胖矮
我爱清水,清水爱我(大概?
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言辞幼稚 文笔苍白

【石青】逆转

Chapter.9

石切丸沉吟了一会儿,说:“关于死者,还有一些问题。”

青江:“说来听听。”

“死者的尸体被发现时,是以下跪姿势面对着路口的。”

“这个我知道,尸僵已经形成,我们费了好大力才摆正尸体的。根据这点看,凶手应该是认为死者是在赎罪。”

“所以应该从死者的仇人或者敌对关系入手。”

石切丸想了想,立马开车返回警视厅。他问了问跟着自己的狮子王:“死者生前有工作吗?”狮子王点点头:“有啊”

“那咱们回去查查他在哪生活工作。”

刚想启动车子时,青江飞快的跑了出来。

“我和你们一起去。”说完,不等两人同意,立马拉开车门,弯腰坐在后座上。狮子王显得很意外,“他是谁呀?”

“笑面青江,法医。”简单几个字说完,车内空气霎时沉寂了下去。

在路上行驶到一半时,青江突然开口打破这种局面:“死者被发现时什么状态?”

石切丸拿出几张照片递给他:“被发现时,双手被捆住,以一种跪坐的状态面朝十字路口。”石切丸顿了顿,喝了口水才接着说:“可是尸体并没有挣扎痕迹,所以死者是自愿的,或者被捆住的时候已经失去意识了。”

青江仔细翻着照片,问:“捆住死者的绳子很常见吗?”

“常见的不可置信,是非常普通的尼龙绳。”

“那……打结的方式呢?”

“也是常见而且打结不会很紧的平结。”

青江置气地把照片一扔,叹了口气:“一点线索都没啊…”

还好,没多大一会,到了警局。

跟着石切丸走到一个男人旁边,那个人仰着身子,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椅子上,椅子往后的角度很大,一本书挡着脸。

石切丸走过去,没好气地把椅子拉起来,因为惯性,椅子上的人趔趄了一下,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真是的…”一边说一边找自己的眼镜,不紧不慢地戴上。“石切丸你下次温柔点,不然伤着我该怎么向阿萤交代。”

“明石国行,萤丸要是知道你不干活一直摸鱼的话,他会亲自提着刀来见你的。不说这个,我要你找的资料呢?”

明石揉揉肩膀,从一摞纸里抽出来一个牛皮纸袋,“给,有本事下次别来找我。”

石切丸没理会他,拽过来就走了。青江倒是不着急,笑着说:“下次别那样睡了,对颈椎不好。”明石撩撩头发:“一个赛一个的麻烦。”

回到车上,青江问:“接下来去哪?”石切丸说:“去死者住处。”

不得不说,明石虽然懒,但在自己工作上还是极尽自己能力,材料非常详细,细到血型都有介绍。

西村的住处是著名的棚户区,道路坑坑洼洼而且窄得只能容三个人并排走,汽车没法过去,只好提前下车。根据明石给的资料,西村自从出狱后一直是租住。房东是个满脸横肉的大叔,石切丸不客气地开口问:“西村冈是在这里住吗?”

大叔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是,咋啦?”

石切丸拿出警察证:“请您配合一下。”

大叔立马脸上堆满了笑,一边搓手一边讨好地说:“您有想问的就问。”

“不必了,请您把他的门打开。”

西村的房间也很狭窄,是典型的独居公寓,开放式的房间,一开门就能看见床,所有东西都一目了然,但是却干净的不像话,每种东西都有自己的位置,简直不是大龄大叔的住处。石切丸扫了一眼房间,接着问:“西村冈是个什么人?”

“呦,您问他啊?”

“怎么?”

“那小子简直不像话,不瞒着你,我和他可是穿开裆裤一起撒尿时就认识。这家伙,别提了,念书时比谁都聪明,可他家没钱供他,他也牛叉,自己学开车,拼死拼活的赚钱,结果啊……”

“结果怎么?”

“一不小心开车撞着个人,他也实诚,自己自首了,出来时,就啥都变喽。”

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找东西的青江拉开了床边的抽屉,翻了一下,看到了什么,他冲石切丸摆摆手,石切丸向房东大叔道了谢,走过去问:“你不是警察,没权利搜人家东西的。”

青江白了一眼,拿出了什么东西,说:“比
起那个,你还是先看看这个吧。”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