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已经是高三生(不经常更新)
关注了的别取关
没关注的别入坑(坑多注意)
酷爱小白文
对生人装萎,熟了以后就怼
人丑胖矮
我爱清水,清水爱我(大概?
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言辞幼稚 文笔苍白

【石青】逆转

Chapter.8

1.任何相关知识都是我胡扯的,不要相信

2.ooc预警

青江的检查被人打扰,他很不开心,周遭空气都沉沉的。定了定心神后,转过身直视石切丸说:“请允许我们对其进行司法解剖,好吗?”

石切丸无奈的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而且警员会对尸体进行检查。”

青江哂笑道:“原来你们都怕这些东西啊,他们是法医还是我是呢?”

石切丸心里默默擦了把汗,他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心虚,只是盯着地面的杂草说:“我会申请的。”

警局里

“什么?不知道尸体身份?”伴随着尖锐的质问而来的是拍打桌子的声音。

石切丸闭闭眼仿佛这样就能躲过疑问一样,他使劲给自己打气,说:“毕竟单看表面难以判断死因,还请您允许进行司法解剖。”

上司摆摆手,一副没法和你置气的样子,缓缓道:“罢了罢了,不好如果家属找上来,后果你负责。”

石切丸硬着头皮答应了。

解剖室内,青江的老师笑眯眯的说:“别忘了洗手,别忘了带手套,别忘了……”

“真是的,医生你是在紧张吗?”

“没有,我怕你紧张。”

“不会。”

“那开始吧,你在旁边记录。”

青江本想拒绝,考虑到自己如今身份,还是乖乖地抱着纸笔记录了。

在验尸之前大家都鞠躬以示尊敬,青江最讨厌这种虚势,但他不得不低头,他是被一种名为大环境的东西压低的脖子

“尸体的后颈处有被钝器击打后所留下的伤痕,根据伤痕来看,是死前击打。可以判断趁死者不注意时,凶手下手。”

青江点头认可,说:“那么致命伤呢?”

“你不能等我检查完体表吗?”

“好好好,你继续。”

“体表没明显伤痕,那么开颅吧。”青江在一旁递上解剖刀。

“颅骨上有非常明显的因为击打而导致的痕迹。可以判断,是因为钝器敲击颅骨血管破裂,这是致命伤。”

“那接下来判断死亡时间吧。”

“根据胃内容物来看,最后一餐是在死前一个小时吃的。结合尸僵和肛温来看,死亡时间为9号的十点三十分到十一点。”

石切丸急匆匆的走进来

“哇”

青江他们注意力被他吸引。青江开口说:“怎么?被尸臭吓到了吧?”

石切丸掏出来口罩带上,试探着走进去,对他们说:“结果出来了?”

“嗯。”

“那就在鉴定书上签字吧。”

青江的老师走过去填表,青江把口罩摘下,似笑非笑的说:“被吓到了吗?”

“没有,只不过太突然了。”

“好,知道死者是谁了?”

“嗯,死者叫西村冈,曾经有过犯罪记录,根据留下的资料,找到他了。”

“什么犯罪记录?”

“他曾经因为酒驾撞伤过人,不过伤不是很重,而他认错态度良好。所以只是拘留了几个月就放出来了。”

青江老师走过去,把鉴定书传过去,说:“压力很大吧?”

青江在一旁嗤笑:“人家办案靠的运气,怎么可能有压力。”

石切丸笑了,说:“你觉得很轻松吗?要不你也可以试试。”

青江“切”了一声,转过头不理他。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