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已经是高三生(不经常更新)
关注了的别取关
没关注的别入坑(坑多注意)
酷爱小白文
对生人装萎,熟了以后就怼
人丑胖矮
我爱清水,清水爱我(大概?
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言辞幼稚 文笔苍白

【石青】逆转

1.相关知识,全部胡扯,不要当真(一万个重点号)情节案件都是虚构滴
2.ooc预警
3.现在时期有些特殊,但愿我不会被河蟹

Chapter.7

青江心里犹如吞了数十只苍蝇一般恶心,他死死盯着走过去的那一对夫妻。不甘,苦涩,意外,矛盾又复杂的心情在他心上翻涌。直到石切丸叫他

“青江?青江?”

“啊?怎么了?”

“你一直走神,刚刚过去一辆车差点蹭着你。”

“哦哦。对不起,我在想事情。”

“想事情也不该马路边上想啊”

青江打了个马虎眼就当掀过去这一页了

青江家里

三日月随意地在房子里溜达,今剑坐在椅子上,双腿够不到地板,晃啊晃的。

小狐丸不解地问:“你在找什么呢?”

三日月笑了,说:“从一个人对房子的装修,电器的选用,甚至是浴室里的镜子,都可以看出他的性格品味。我还要谢谢今剑支开他俩呢。”

今剑说:“不是呀,我真的单纯就想吃香肠而已。在家你们谁都不会做,别人嘲笑我的便当,说那绝对是一群直男做出来的,真是的,你们做的,要不是单一油豆腐就是大鱼大肉,我会腻的。”

今剑的便当是小狐丸,岩融负责的,三日月自己能吃饱吃好就够了,更别提给别人准备了。所以小狐丸和岩融深深受到了暴击:“我们准备的哪不好了?你说啊?”

这时正好青江和石切丸回来了,今剑连忙跑下座位,躲在石切丸身后,朝他们吐吐舌头:“本来就是嘛。”

假期里唯一特别的事可能就是三条的突然打扰了。

如果非要再说的话,还有青江去了一个地方。

一个他本不想去的地方。

凌晨四点,天刚蒙蒙亮,浓重的云彩仍笼罩着天边。上山的路崎岖不平,碎石子铺满一地,偶尔有旁斜出的树枝,青江走的格外小心,一步一步生怕踩空。

总算走到某个小山丘了,青江找了一块平地坐下。垂眼看着底下。

底下也是平地,更准确的说,是上山时汽车必走的路。

“就在这里……就是这里……”他喃喃的说。

手枪里的子弹射出时的尖锐的声音仿佛混着风声一起钻进了他的耳朵,眼皮被划开的刺痛感也再度出现,鲜血,缠绵不休的雨,成为了他的全部的记忆。

啊,真的是……明明不想回忆的

----------------------

在回到东京后,青江他们的四人间空荡荡的了。歌仙是学平面设计的,他开始进入公司实习。蜂须贺是学音乐的,本来一天之中就难见面,现在更是连人影都不出现了,宗三家里的事情一大堆,虽说是个大公司,可是只凭他哥一个人是难以应付的,他也开始逐步帮忙。

青江单独找了个公寓,搬出去住了,吵吵闹闹的生活变得平静,时间推动着日子过去。当秋风吹来时,青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他的老师用一种惊奇的目光打量他:“我还从不知道你的天赋这么高呢,青江君。”

青江故作谦虚的笑,“哪里,都是您教导有方。”

老师摘下眼镜,边擦边说:“我这把老骨头也就指着你们这些小辈咯。”

青江依旧礼貌的笑,心里想的是:之前一直看不上我,现在夸我了。

十月的某一天

石切丸匆匆赶到现场,在某个十字路口发现了一具死尸。当他抵达时,探员已经侦查的差不多了。
“石切丸警部,你好。”公式化的打招呼,“是一个路过的酒鬼发现的尸体,尸体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而且这个路口早就废止不用了,连摄像头也没。”探员补充道,“初步判断此处不是案发现场,死者裤子膝盖处有摩擦痕迹,身上也没有挣扎痕迹,不排除熟人作案可能。”

青江晨跑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他拨开警员们,蹲下身子,想仔细检查,被人拦住了。
“喂,你谁呀?”

青江不耐烦地抬头,“我是法医”

石切丸也正好开口阻挡他们:“我认识他”

两个人的声音交叠在了一起。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