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已经是高三生(不经常更新)
关注了的别取关
没关注的别入坑(坑多注意)
酷爱小白文
对生人装萎,熟了以后就怼
人丑胖矮
我爱清水,清水爱我(大概?
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言辞幼稚 文笔苍白

【石青】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反正就是个小故事就这样吧

ooc预警

星期一的早晨

长谷部一脸严肃地走进办公室,整个屋子里的人看到他后,全部摆正了姿势。长谷部清清嗓子,说:“咱们这要新来一位总监,请大家务必用压倒性的热情来迎接!”说完,转身后退。一个男人紧跟着进来,开口:“刚才长谷部君已经介绍好了。我是石切丸,之前在总部工作,请多多指教。”说完端端正正地鞠了个躬。

大家都连忙接话:“请多多指教。”

长谷部见状,连忙说:“啊啊,那我先带您熟悉一下环境吧……”话还没说完,青江匆匆忙忙地跑进来,皮鞋蹭的地板吱吱叫。

“哎呦哎呦,小心烫……”手里的豆浆因为用力过大,刚好被挤出来,喷洒在石切丸服帖的西装上,乳白色的豆浆在黑色的西服上衣流下一道道痕迹,看着格外污浊。

“啊……抱歉”

“笑面青江!!!”长谷部压制住了想要压切青江的欲望,几乎是喉咙里挤出来一句话。

石切丸忙打圆场:“没事没事,我有备用衣服,长谷部君不用太在意……”

长谷部临走时“善意”地提醒青江:“迟到,上班吃东西你等着这月奖金全完吧。”

“哎?等一下……”青江难以置信的喊出来,长谷部头也不回的走了,临走时还狠狠咬了一口青江还没吃的烧饼。青江无所谓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大大方方地坐下,看着上面的牙印张嘴又闭,正犹豫要不要下口继续吃。隔壁的歌仙递过来张纸条,上面写着: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被抓包了,真不风雅。

青江撇撇嘴,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三分!”然后转头对歌仙说:“同学,下次有话直说,好吗?”歌仙:“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长谷部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放过你了。”

青江:“我怕什么呀,我怕他吗……”路过一个同事,拍了拍青江,“长谷部找你。”

青江听了之后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歌仙冷笑:“不风雅的代价。”
青江战战兢兢地起身,战战兢兢地走到长谷部的办公室。
不如这样,我稍微敲一下,如果他没听到我就说我找你了,你没在,如果他听到了我就就此别过吧大家。
经过了复杂的思想斗争,青江做好了决定。手还没碰到门,门先打开了。
长谷部脸上带着一丝愠怒的神情,“在门口罚站吗?还不快进来。”
青江暗自腹诽长谷部:正年轻呢,怎么这么更年期。
进去之后,石切丸也坐在办公桌前,青江似有所悟的问:“这位是……”
长谷部不悦的说:“要不是你迟到,会不知道吗?这是新来的总监。”
“哦,你好”
石切丸点点头,说:“长谷部先出去吧”
长谷部回头还不忘瞪青江一眼,青江冲他笑笑,耸肩。

石切丸指了指面前的座位,说:“坐吧”
青江缓慢移动过去,坐下,戒备地看着他。
“不用那么紧张的。”

不紧张才怪嘞,青江心虚的想。

“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迟到吗?”

“就是起晚了。”

“哦……不过我可知道你暗地里接私活的事。”

“呵呵,是吗?”

从办公室出来后,青江死气沉沉地拉开椅子,瘫在上面。
“怎么啦?黄段子小霸王,遇到克星了?”

“嗯,歌仙,呜呜,我接私活的事让他发现了。”

“被人发现迟早的。”

青江觉得一天从未如此难过,晚上的欢迎会也是照例没去。石切丸倒是吃了一惊。
“笑面青江没来吗?”

长谷部解释:哦,青江有病

石切丸:你怎么能骂人呢?

长谷部:他真有病,急性胃炎,从来不应酬。

石切丸:哦

第二天青江早早地来到了公司,要去见客户,公司里一个人也没有。青江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想。
新来的总监真是个…难以形容的人,但愿他别来找我麻烦了。

石切丸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青江听见声音猛一抬头,看见石切丸就在眼前。

“哇,老板你真早。”

“哪里,不及你”

自动忽略了话里的嘲讽,青江自顾自的收拾,刚想说什么。

咕噜噜

真是的,这肚子这么不争气。

石切丸在旁边笑了,回到自己屋里,拿出来一个三明治。

“吃吧”
青江狐疑地盯他

“怎么,不想吃?”

“哪有,求之不得。”

因为这个三明治,青江一整天都感觉在微妙的气氛中工作。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