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已经是高三生(不经常更新)
关注了的别取关
没关注的别入坑(坑多注意)
酷爱小白文
对生人装萎,熟了以后就怼
人丑胖矮
我爱清水,清水爱我(大概?
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言辞幼稚 文笔苍白

【石青】 クロノスタシス


7.19石青日贺文

视角转换有
叙事顺序凌乱

青江突然从那虚幻飘渺的梦中惊醒,周围黑乎乎的一片,他的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才能看清自己在何处。
抬头看看老式的猫头鹰挂钟,猫头鹰的眼睛依旧呆呆睁着,注视一切。秒针也仍一下一下正常旋转,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让人心安。
此时正是凌晨十二点,青江再也睡不着了
干净的房间更显空荡静谧,街上行人稀稀落落的,下了夜班的工作者,彻夜不归的学生,勾肩搭背的酒客点缀着本该在冬季里平静的夜晚。
青江换了身衣服,踏上靴子,踩亮声控灯,街道上偶尔有与他擦肩而过的三两成行的女学生,窃窃私语讨论着某个男生,也有只顺着白色的边缘线直走的身着白色套裙的女白领。
总算是到了24小时便利店
在货架前没有任何犹豫,拿走了两罐350ml的啤酒,售货员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才给他扫码结账。
离开有着灿烂灯火的便利店,越走越暗。青江边走边打开其中一罐啤酒。拉开拉环的那一刻有丝丝气泡出现,他不得不微微弯腰后退以防脏了衣服。咽下一口凉凉的液体,他盯着那轮明月,想起了那个人。
石切丸和青江的相遇是在秋天的某个假期,因为石切丸自己熬了几个月没怎么好好过休息日删删改改的方案总算是通过了挑剔的客户的筛选。老板欣慰地拍拍他的肩膀,大手一挥,大方地给他放了一个长假。
石切丸去了泰国
虽说同样是亚洲国家,但是风土人情人情却完全不一样呢。坐在船上,看着水上市场的商人因为常年日晒而红润的脸庞石切丸想,连笑容都和阳光一样直照进人心底。

假期是最容易溜走的,石切丸的假期马上要过去了
坐在沙滩椅上,远远地可以看见热闹的人群,泰国特有的花香清纯又凛冽地冲击着他的感官。
其中有个人抓住了他的眼睛,那是一个娇小的身影。长至腰部的马尾高高吊起。在人群中笑得最开。
突然地,阴影投到了他的身上。石切丸抬抬眼皮,盯着这位“客人”
青江也没客气,随便找了一处位置坐了下来
“你是日本人?”
听到熟悉的家乡口音,石切丸心里涌上了一股名为乡愁的情绪,但他只是简单点点头向青江致意了一下。
“很漂亮吧?他们送我的。”青江把手里的花环递给石切丸,指了指不远的地方几个正在布施的人。
“真是热情的邀请哪。我指的是让我和他们一起跳舞哦”狡黠的笑是他的
青江本是跟着数珠丸一同旅行的,数珠丸的梦想之一是有朝一日能来到这个国家看看,于是闲着的青江跟着他来了。可是一下飞机就被安顿在酒店里,还被禁止跑得太远,青江憋得几近发霉。语言不通更是大问题,青江默默注视着自家大表哥碗里的辣炒野猪肉想。
不过人都挺和善的呢,要是有机会去某个红灯区看看就好了。
那天一大早数珠丸就起床去了卧佛寺,青江被搁在酒店里无所事事。酒店靠海,午睡醒来后,他就从阳台探出脑袋,眺望远处平静的大海。
有什么东西砸到了他的头,骨碌到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是个嫩黄的芒果。
青江捡起芒果,低头发现有个小孩子正在冲自己扮鬼脸。青江立马下了楼,追那个小孩子。把人字拖一甩,赤着脚就跑了,细软又带着太阳温度的沙子踏在脚下是十分舒服的。可没一会他就被烫的难受,蹲在地上大喘气。
小孩看见他不跑了,返回来拽他。青江趁势一下把他抱在怀里,孩子的嬉笑声响在海边。
小孩给了他一根雪糕,两个人并排坐在海边,过了不大一会儿,孩子的父母找来了,一脸歉意的道歉,青江摆摆手,示意没什么。然后孩子的妈把手中花环给了青江,用一口不太流利的英语告诉他,晚上这里会放烟花,邀请他一起去。
青江听了之后点点头,没等说什么,小孩子睁着大大的眼睛拉着他又跑了,一起和他玩了会。抬头看见远处躺在沙滩椅上的石切丸。
直觉告诉他那是自己本国人,他大着胆子上前搭话。

可能在异国就是适合来一段浪漫的邂逅的,又或者气氛太过旖旎,两个人走在一起了。

在夕阳下很容易让人想沧桑之类的词,可是对于一对刚刚认识的或是热恋中的情侣来说,任何美好的景色都是他们感情的催化剂。比如此时的石切丸和青江,青江的性格本就爱笑活泼,石切丸被他感染地连忧郁都不知为何物了。
到最终连二人都不记得是如何滚到一起的了。青江一向自恃记忆力甚好,却也忘了。
那晚,屋子里隐隐约约忽隐忽现的是佛手柑的味道,两人交叉而握的双手,额角渗出的微微汗珠,像刚出生的婴孩一般的体温,均是美好而又梦幻的。直到青江的双手搭上石切丸的后背,那因疼痛而有血印的后背才让他觉得这是真的。
青江看着石切丸房间挂着的钟,那是现代感十足的钟,纯白的表盘,黑灰色的表针,因为没有边框的缘故,像是与墙面融为一体,一点杂音也无。秒针在走
克洛诺斯塔西斯
他这样轻轻说
“什么”石切丸问。
“没什么”青江舔了一下石切丸的喉结,石切丸
远远的深蓝色的天空开始有了烟花的踪影,绽开了一朵一朵艳丽的花。还有模糊的音乐声传来:
I need a more night

I need more night

let me change you mind

Give me one more night

One more night

于是青江又想起石切丸和自己说的明天就会离开,他觉得自己的眼角湿湿的,鼻子酸涩。
石切丸以为他疼,亲了亲他的眼睛算是缓和他的情绪。
之后就是天沉沉地降下去了

第二日青江先醒,当他坐在床上回想发生了什么时,他并不后悔,只是难以接受罢了
石切丸突然摁住他,不让他走,问:“你今年多大?”
“二…二十”
石切丸心里一股歉疚感油然而生,又谢天谢地青江他刚好成年了。
青江心里想的是:我骗了你,其实我没有那么大
“把你手机给我”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说。
青江颤颤巍巍地递过去,石切丸用他的手机给自己打了个电话,然后说:“不许换号码”
“哦……”

青江趁着石切丸不注意逃跑,腰疼腿酸都顾不得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东张西望,没有看见数珠丸,松了一口气。
数珠丸打开了浴室门,青江惊了一下
在相互分别后,石切丸一个电话也没打给青江。不是他不想,是没时间。等到终于从繁忙的工作中抽出身来,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

数珠丸:你去哪儿了
青江:我没去哪儿啊
数珠丸:不信,你的话总是有百分之五十是假的
青江:总之我没犯错
数珠丸:你要是出了意外还会好好站这吗?
在回家的路上青江试探地问:“你对419有什么看法?”
数珠丸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色说:“那是对自己的因缘际会的不负责。”
“哦”
“怎么了?你最近很奇怪?”
“没事没事”青江讪笑
但是回国后,他还是放弃了。他删除一切通讯方式,手机号码也不再用了。

喝光了手中啤酒的最后一口,顺手把它扔进身旁的垃圾桶里。青江双手揣进外套兜里。
自家楼下的路灯亮亮的,衬得旁边秃了的树丫更寂寞,大片大片的光亮映着他的脸。

他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在灯下徘徊,一边跺脚一边搓手。
青江这时是躲不过去了,他只能迎上去。
石切丸穿了一件长至膝上的灰色大衣,里面是一件藏青色的高领毛衣,还围了一条黑色的围巾。可以看出他是有备而来的。

青江感到脸上有凉意

“你去哪儿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换吗?你冷不冷?”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青江哑口无言。石切丸连忙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围在他光光的脖子上。
青江低头不说话,石切丸只能看着他的头顶,有一绺没梳好的头发俏皮地在冷风中飞舞,随着飘落的雪花一起。

石切丸急了,靠近青江,用宽大的大衣裹着青江,紧紧地抱住他,说:“这下不让你跑了。”
青江埋在他胸前,笑了,笑声震着石切丸的胸膛,良久,才说:“好吧,被你抓住了。”
青江指着市中心的高高耸立的钟塔问:“你知道克洛诺斯塔西斯吗?”
石切丸:“不知道”
“是可以看见时间变慢的现象哦”
和你在一起,一分钟都想变成两分钟。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