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已经是高三生(不经常更新)
关注了的别取关
没关注的别入坑(坑多注意)
酷爱小白文
对生人装萎,熟了以后就怼
人丑胖矮
我爱清水,清水爱我(大概?
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言辞幼稚 文笔苍白

【石青】逆转

Chapter.6
青江被敲门声震醒,不耐地问:“谁呀?”
毫无回应
趿拉上拖鞋,走到大门口四处张望却没有人。青江刚想回去,放在地上的牛皮纸袋吸引了他的注意。
“嗯?”
俯身捡起纸袋,掂量着很轻,很轻,轻得仿佛没有质量。回到自己的房间,青江把纸袋放在书桌上。
里面是什么呢?
我该做什么呢?
心里是忐忑的,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接受这一切未知的勇气。
打开后只看见薄薄的几张A4大小的纸。抽出来后,一张一张散落在桌上。
青江一张一张浏览了一遍,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自己父亲和母亲以及那个人的合照。那时父亲双腿仍好好的,母亲笑容可掬,那个男人西装革履,笔挺地站在父母旁边。
青江惊诧地捂住嘴:他们早就认识了!?
空气不再盘旋,静止在寂静的房子四周。青江张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又仔细查看其他的内容,里面是结婚届和离婚协议书。
还有……还有一份病危通知书
青江捏着纸张的手的骨节几近发白,后牙根紧咬的发疼,后背也止不住地颤抖着。让蝉不断鸣叫地夏日,反而使他从心底里升上一股阴寒。

----------------------------------------

三条一家
石切丸:今天中午吃什么

三日月:嘛,既然来到丸龟了,那就乌冬面吧

岩融&今剑&小狐丸:去哪儿?

四人齐齐看向石切丸:你不是有认识的人吗?

石切丸摆手笑到:“只是泛泛之交罢了。”

三日月:“那样直白地盯着人家,确定是泛泛之交?”
今剑点头,十分赞同的看着三日月。岩融嘿嘿笑了,高高扛起今剑到自己的肩上,说:“走喽”

石切丸:“喂,你们等等……”

“怎么,你莫不是不知道他住在哪儿吧?”

石切丸妥协地耸肩,“虽然之前聊过,可是这样贸贸然去的话……”

“管他的呢!去了不就知道他的态度了吗?”
一行人匆匆忙忙走到青江家门口,石切丸怯懦地说:“要不还是回去吧……”

没等他说完,岩融已经迫不及待地大力敲门了。

在屋子里的青江苦笑,今天访客倒是格外的多呢。从窗外远远望过去,五个人站着显得很是扎眼。

青江隔着栅栏问他们:“你们来干嘛?”

今剑挥挥手,“我有话和你说”
青江颇有兴致地蹲下身子,问:“什么事?”
今剑假装很神秘地双手拢在一起,和青江咬耳朵:“那个…嗯…我们不知道吃饭吃什么…”
“什么?”青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因为这个?”
今剑脸红了,因为心虚,也因为害羞。“就因为这个又怎么了?”
小狐丸用手肘捅了一下石切丸,石切丸收到信息,连忙问:“你能帮我们吗?”
“这样啊……”青江若有所思,“那就在我家吃吧…”
“哎?真的吗?”今剑的惊喜表现的最明显,蹦的老高。
“可以的哦”青江边说边把沉重的铁门打开,“不过我可不确定你们会不会喜欢……”
“没问题没问题”石切丸连连允诺。
剩下四人均是一副“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
青江恍惚一下,现在石切丸的脸和好久好久以前的石切丸的脸仿佛重合了。

“好耶”今剑的呼声把他拽回了现实。青江一拍脑袋,后悔自己心智太不坚定。回头今剑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坐着了。
石切丸:“不好意思…我家兄弟毕竟人来疯没礼貌”
青江:“没事的,毕竟我家也很久没这样热闹了。”

在青江醒面时,今剑突然来一句:“我想吃章鱼香肠”
石切丸“啧”了一声,拿筷子敲了一下今剑额头,“没礼貌”
“章鱼香肠我也会做,不过家里没有香肠了,我去买吧。”
石切丸有些急,“我和你去吧,已经添了很多麻烦了。”
今剑私下摆了个大拇指给小狐丸他们,三日月哈哈笑了,“也好,石切丸去吧。”石切丸碍于面子什么也没说,有一个心底的声音一直念:平常心平常心……

在从便利店回家的路上,青江一言不发,石切丸耐不住两人之间的沉默,本想恭维几句,奈何他不是那样的人。他仅仅开口说:“你很了不起啊。会做的东西很多。”
青江闻言,停下了正在踢一颗小石子的脚。“嗯…毕竟没有母亲伴着长大嘛”

“没有母亲?”

“说没有母亲也不太合适,只是母亲和父亲分开了……”
青江好像看见了什么,瞳孔收缩了一下,脸色煞白,低低垂下了脸,长长的刘海挡住了大半张脸。
石切丸不明所以地问“怎么了?”
“没…没事快走吧。”紧紧抓着石切丸衣袖的手像是要脱力。

---------------------

耶!总算从考试脱身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