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已经是高三生(不经常更新)
关注了的别取关
没关注的别入坑(坑多注意)
酷爱小白文
对生人装萎,熟了以后就怼
人丑胖矮
我爱清水,清水爱我(大概?
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言辞幼稚 文笔苍白

【石青】逆转

Chapter.5
青江听了石切丸说的话后,脸上也不再嬉皮笑脸的了。他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两只手纠缠在一起,不安地搅动着。许久才开口问:“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嗯”

青江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感情是很神奇的,我不知道对你的感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可我……”
没等青江说完,石切丸直接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好巧啊,我也是。”石切丸停下来,静静地看着青江,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啊…哦…”青江已经晕头转向了,连耳朵尖发红了,“真是的,别那么盯着我啊……”

青江的回忆就完结在这里,他用手杵着脑袋,只能听见火车车轮与铁轨撞击发出的声音,只是看到道路两旁翠绿的行道树往后移动。

火车到站后,青江一个人拎着箱子孤零零地走在路上。“其实,我们俩也没在一起多久,只不过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以至于感觉时间过得很慢。一定是因为我,所以才带来了他的死亡……”
有些事一想起来就停不下了,青江晃晃脑袋,想要把这些思绪甩出去。
回家还需要再坐一次电车,这时正好是周六的下午,车厢里人不是很多,青江坐在四周没人的座位上,把头倚在窗户上,呆呆地望着天空,叹了口气。

电车很快就到站了,青江隔了很久才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不管是这次,还是之前,他都认为自己永远不会回来了。街上的香樟树的叶子仿佛在向他招手。
是在欢迎我回来吗?他想。
家里的铁门也起了锈,青江抓了一手的锈,还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门拉开。
“我回来了”他小声地说。
进了门之后,在玄关处把鞋脱了,拐了个弯走到一楼的小房间里,轻轻敲了了一下父亲灵位旁的铃铛。
“铛”
清脆的铃音回荡在寂静的房中。
爸爸,我回来了。

房间是没人住的样子,也确实,自从自己上大学后,没回来过,那个女人很不可能回来看看了。所有物品虽然铺着保护的白布,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一股灰尘的味道。

“咳咳”一边咳嗽,青江一边打扫房间,当他拿着鸡毛掸子只是轻轻扫了一下全家的合照后,照片却突然掉了下去。青江弯腰捡起照片后,发现相框有些松动。他把鸡毛掸子夹在右手腋下,很轻易的,相框就被打开了。里面藏着一封有些褶皱的,没有加封的信。
这个字迹,应该是父亲的吧。
“青江吾儿,你一直是一个懂事的孩子,这封信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我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身体上的疾病反复无常,却能看见你日渐成长,心里也甚是欣慰,你可能对于妈妈会有怨恨,我都没关系了,你也不要太恨她,人各有命,我与她注定走不到一起。”

青江捏着信纸的手指指节微微发白。直到这时,你都要为那女人开脱吗?真是愚蠢。

他接着读信。
“你还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隔壁的那个叔叔,你总是喜欢和他一起玩,虽然你们的年龄差了很多,但是却一点也没影响。你应该不会忘的。你们曾经一起在神社祈过富。所以,我要告诉你,不管你看到这封信是什么时候,你都要去找他,记住,一定要去神社里找他。一定一定。”
青江瞪大了眼睛,那个叔叔他倒是记得,神社也没忘,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既然父亲用了这么强硬的语气了,我就看看吧。他锁好门以后出发了。

现在正是傍晚,虽然青江一直相信科学,却也打了个冷颤。
此时是逢魔时呢。

走到神社时,却起了层薄雾。鸟居在屋里若隐若现,青江心里有犹豫,还是踩上了石阶。走到神社正殿时,一个身着传统和服的男人正在品茶。
“你是……”青江忍不住开口问
“啊呀,你来找我了呢,已经长这么大了吗?”

“你是谁?”
“你父亲没在信里说吗?我是你的叔叔哦,我名为莺丸。”
“那你们想要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莺丸听了后,捂嘴笑了。
“到底年纪小,不懂事,可我知道你是有两次生命的人哦,被神眷顾的孩子。”
青江听完他的话,立马走到他面前问:“你知道什么?这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你呀。”天机不可泄露哟。

青江的双手颓废的垂在身侧。不在说话。莺丸也不恼,轻轻收了扇子。“你生命中有贵人,可要好好抓紧。”
“贵人,是谁?”
“呵,这不就来了吗?”莺丸用扇子虚虚一指神社入口。青江回头,看见的却是石切丸。
他又转回头想问怎么回事,却发现莺丸没了人影。此时,雾也散了。
这人到底想干嘛啊?神神叨叨的。
“青江,你怎么也在这?”石切丸打断了他的思考。
“没什么,你们又是为什么啊?”

“这个神社很有名的,很灵验,所以我们过来看看。”
“哦”
青江一直不信怪力乱神的东西,可今天所见,却让他心情难以平复。以至于晚上失了眠。第二天想要补觉,却被咚咚的敲门声震醒了。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