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已经是高三生(不经常更新)
关注了的别取关
没关注的别入坑(坑多注意)
酷爱小白文
对生人装萎,熟了以后就怼
人丑胖矮
我爱清水,清水爱我(大概?
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言辞幼稚 文笔苍白

【石青】逆转

Chapter.4

很幸运的,青江的论文通过了。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也有了好几年的实战经验。

所以青江放松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不过青江从来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碰到石切丸。

在坐火车回自己的老家丸龟时居然碰见了最不想碰见的人,青江此时的心情有点复杂。当他看见石切丸时,面上稍有吃惊,石切丸注意到他的视线后,脸上的惊喜之情却是难以掩饰的。青江只是点头示意一下,就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石切丸本是陪着三日月他们出来玩的,没有想到会碰见青江。他的心里对青江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在。总感觉自己和他应该是旧相识,但明明只是暂时的师生关系更让他奇怪。

在一旁的今剑感觉到了石切丸的情感波动,他仰着头问:“怎么了?”

“没事,今剑,你渴了吗?”

“我不渴,那边的那个人你认识吗?”

“嗯,姑且算吧。”

“哈哈哈,石切丸看起来不仅是认识呢。”在一旁打盹的三日月突然坐直说。

“没有,我和他只是互相认识,并不算相熟。”

“虽说是那样,不过多多交流就会熟悉了啊。”

“说的你好像很有经验一样,不还是孤身一人?”

“哈哈哈,你不要忘记了,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

“……”

“你们不要吵啦,好烦啊”今剑在一旁捂住了耳朵。

其实青江听力很好,好到足以听清石切丸他们的说话内容。他想起了之前是如何和石切丸认识的。

原来的青江作为一个大学生在课堂上向老师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您在解决问题时,会参考法医的意见吗?还是按照自己所想,不顾一切后果呢?”

石切丸显然没想到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窃窃私语的声音从底下传来。他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

石切丸怎么上完的一节课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下了课之后,青江一溜小跑追上走在前面的石切丸
“老师你生气了吗?”
“…没有”
“胡说,明明就是,觉得难堪告诉我啊,没事的。我以后可以考虑不提这种问题。”
两个人以的交往就这么奇妙的开始了。

青江是不喜欢拖泥带水的性格,他从小到大一直是有就有,没有就是没有的想法。不管是谁表白,只要感觉不对,他绝对不会答应。

“青江同学,我…我喜欢你…很久了…”
“让女孩子表白可是很失败呢,不过,我想你也应该明白,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青江面带微笑,一字一顿地说。

“呜呜”女孩子哭着跑走了

“唉,那家伙,又这样了”歌仙在一旁感叹着,走到青江面前锤了青江的肩膀,反倒被硌得生疼。
“你总是这样伤女孩子的心啊”
“我不喜欢她,答应了不是更痛苦?”
“真不风雅啊,一点不懂怜香惜玉。”
青江没有理他,径自走开了。

所以石切丸对于青江来说完全是个意外,畏畏缩缩不像青江,可他就是变成了这样。

他约好石切丸一起喝酒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精神亢奋的状态。心情好的把歌仙没洗的衣服都洗干净了。
“你疯了吧!居然洗衣服了!?”歌仙瞪着本来就不小的眼睛说。
“我一想到明天的约会就经历充沛,感觉有使不完的劲”
在一旁趴着打音游的蜂须贺把耳机摘下说:“你理解一下他吧,毕竟千年铁树开花不容易。”

“等等,蜂须贺,你这个形容不太合理啊。我不过是稍微兴奋了一点,我指的是行为变得活泼了哦”青江盯着他说。

“劝你一句,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可是会猝死的”歌仙穿好外套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了。
“等等,歌仙,你要去哪?”
“我约好了人打篮球,怎么,你要发泄发泄多余的精力吗?”
“哦,歌仙你居然说出这种话?”
歌仙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真是的,我指的是要我和你一起打球,不怕输吗?”

在歌仙文雅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凶残的心,在青江的不断哀求“打人别打脸,我还有约会呢”下,他收了手。

总之,第二天的约会青江是提前到的,石切丸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后说:“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点时间”

“没事”青江手支着脑袋眼睛迷蒙的看着他

青江本来是想吐露心声的,结果一下子喝高了
“石切丸!你怎么不喝?”
“啊,我还要开车呢……而且你这样只喝酒,不吃东西对胃不好。”
“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没有”石切丸一边说一边抢过了青江手里的酒杯。
“嗯……”青江一下就倒在了吧台上。
酒品真差啊,这个人,石切丸默默想。然后把青江扶上了车,青江很轻,对于石切丸来说怎么也想不到有天能够碰见这么娇小消瘦的男人,甚至还对他产生了一些感情。

不过现在他反而不哭也不闹,等到石切丸刚放下他时,青江轻轻拽住他的衣领,突然睁开眼睛说:“喜欢你,你呢?”然后头一歪,睡过去了,石切丸尝试叫他怎么都叫不醒。

“自顾自的告白啊”
青江因为宿醉醒来时感觉脑袋都要炸开了。不过他醉酒以后也能记得自己干了什么。
“我……告白了?”他环顾四周,才发现不在熟悉的环境里。起身打开房门。石切丸已经做好了早饭。
“你醒了?”
“嗯”
“卫生间里有有一次性的洗漱用品,先收拾一下在吃饭吧。”石切丸手指了指卫生间方向。
“好”

不正常,太不正常,反应也太平淡了吧。青江满心疑惑地走进浴室,低头一看。
“……我干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石切丸的衬衫,刚刚到大腿根,“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喝断片了?”
不过青江也算是个乐观捏出来的孩子,他很快就又想:这算是两个人更近一步了吧

从浴室里出来时,石切丸正在喝粥,青江也大大方方坐在他旁边。
“那个……”
“啊,你的……”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沉默了一会,青江先开口:“你先说。”
“你的衣服弄脏了,所以我帮你洗了,你暂时穿我的吧,不介意吧?”
“啊……没事没事,当然不介意,我倒是要谢谢你呢,没把一个醉鬼丟街上。”
“不会的,怎么可能。”
两个人一股419后的浓浓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啊!!青江内心崩溃。
“我昨天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没有,不过你在回来的路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你的朋友们对你如何不好,还说了歌仙和你的光辉岁月。”
“够了!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了。酒后说的不能当真啊,哈哈哈,是吧……”青江一边挠后脑勺一边摆手。
“是吗,哈哈哈”石切丸也跟着笑了。“那……你对我的告白呢?那也不能信吗?”他突然问。
青江石化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