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为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为尤高。

高三狗
真实身份是M78星云特驻地球帅哥代表

【石青】逆转

Chapter.3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青江只能看着四周发呆

“或许,或许我是可以改变的吧。”青江下定了决心,“我可以让一切不再发生。”

“可我又该怎么做呢?”

蝉鸣更搅得他心烦。

青江凭借着记忆回到宿舍就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旁边的歌仙一脸疑惑的打唇语问宗三:“他怎么了?”
宗三也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青江自己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深吸了一口气。
“啊,憋死我了”

歌仙把衣服一件件的从晾衣杆上拿下,转身看着他说:“你今天又怎么了?要不要打一针试试?”

“可别,我只是有些心烦而已。”

“怎么?你的看片网站又被查了吗?真不风雅啊。”

“没有,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

青江看着歌仙觉得很对不起他,一直以来他永远是默默守在自己背后,支持自己的人。不管自己想要做什么,歌仙一直陪着自己。

“怎么啦,你?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歌仙,我在想,要不下辈子你变成女人,嫁给我吧。”

歌仙脸色一沉,把青江的衣服扔给他。青江笑嘻嘻的把衣服拿下来。

真好啊,现在。

“对了,蜂须贺和宗三呢?”

“他们去吃饭了,我也要去做兼职了。你要干什么呢?”歌仙把东西收拾好以后站在门口问他。

“啊,这样啊,的确是个问题呢。”

“你也想想自己要做什么吧,别一天天吊儿郎当的了。”歌仙拉开门走了。

青江在床上打了个滚,又把自己裹在了被子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课时,青江早早的就候在教室里了。药研来了之后被吓了一跳。

“你以前不是这种理论课能逃就不来,能迟到就绝不准时来的吗?”

青江不自然的笑笑,说:“我这不因为你嘛。我指的是,你的精神感动了我。”

药研听了他这么说,把已经准备刺向他的笔有收了回来。

理论课一如既往的无聊。不过青江还是硬着头皮记笔记。他知道已经不能用敷衍的态度混过去了。

“啊,对了,下周会来一位新助教,是警署里的警官,大家做好准备。”

在头发花白的老教授颤颤巍巍的走出教室后,房间里炸开锅了。

“又要来助教吗?”

“年纪多大啊?”

无视了其他人的反应,青江收拾收拾笔记和笔就走了。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其实他的心里很复杂。

他知道的,他知道谁会来。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做出改变的话会发生什么。

一个周很快就过去了,青江特地在上课时挑了最后面的座位,为了不那么引人注目。

上课铃响了以后,教授在讲台上说:“我们请了石切丸警官来做助教,主要是为了能够请大家意识到工作的特殊性……”

之后的青江就没在听了,有一个女生急急忙忙从后门跑进来,一个没注意被绊了一下。好巧不巧的就在青江旁边。
大家听到后面的响声,纷纷转过头去看。青江没有办法,拽了那个人一下,说:“快来上课吧。”

教授不悦地清了一下喉咙。所有人的注意力才回到课上。石切丸若有所思的看着青江。

“啊……真是的,明明不想被注意的”环顾四周发现学生很少,青江叹口气,在这种专业一下,还真是引人注目呢。

“那么,有哪位同学有问题的话,就来这问吧。还有,下节进行解剖课。”

“会有遗体让我们解剖吗?”

“真是的,没准儿又是小白鼠。”底下议论纷纷。

“是真正的人,你们不仅要解剖观察,还有一篇论文要交上来,还不赶紧准备吗?”教授大声的吼了出来。

“是,对不起,我们会好好准备的。”大家异口同声的说。

青江走出教室还没几步远就听到有人在叫他。
“笑面青江同学,是吗?”

听到这熟悉却又很久没听过的声音后,青江的背几乎难以发觉的僵硬了一下。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再次与石切丸产生交集。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

“是,是我,怎么了,老师?”青江转过身,嘴角是一如既往的调笑的角度。

“啊…也没什么事…就是听你的老师讲你很厉害,所以想见见你?”石切丸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

“所以…你是为了传话的吗?”青江对于他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他在害羞,害羞什么呢?

“嗯…”

“那我知道了,我先走了。”

青江很干脆地走了,走到楼梯拐角处,摊开手心,发现手掌已经被汗洇湿了。他坐在楼梯上,大口大口的呼吸,就像缺水的鱼。

第二天上老师特地挑了黄昏时来上课,刚走进室内,就已经有人受不了尸臭先跑出去吐了。老师在一旁摇摇头,说:“这样的还是先转系吧。”
青江身经百战见得多了,所以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他和药研几个人一组,先观察尸表。

“根据尸体表面来看,只有一处致命伤,就是心脏的这一处。根据形状判断,应该是刀子之类的尖锐物体。”药研先报告。

“然后根据尸体生蛆长度为7到8毫米,现在是夏天,再带入回归方程,应当是三天以前。”青江补充。

“嗯,测肛温也表明如此。”

七七八八检查的差不多了,老师说:“你们做的都不错,每个人写一篇小论文,下周五之前交上来。”

“是”

晚饭时,药研对青江说:“我还以为有多刺激呢。也不过如此。”

“药研,你要这么讲,那位出去吐的仁兄可就不开心了。”青江一边把咖喱和米饭拌在一起一边说。

“对了,马上要暑假了吧,你打算怎么办?”

“我可能要先回老家,再回来去警署看看”
“我要回家照顾弟弟们。”

“那不很好吗,有你在,一期也能轻松点。”

=TBC=

非常咸鱼的一章
两个人多少对手戏
判断死亡时间那段有这个方法,但我没有带入回归方程算,因为我懒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