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稚言

头像id=38431299

无语了
昨晚的flag
今早就出了
大家点梗吧,开车的话,我车技不如人_(:з」∠)_你们想看吗?
话说让青江和长谷部一起出战真有用😂

【石青】逆转

Chapter.5
青江听了石切丸说的话后,脸上也不再嬉皮笑脸的了。他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两只手纠缠在一起,不安地搅动着。许久才开口问:“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嗯”

青江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感情是很神奇的,我不知道对你的感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可我……”
没等青江说完,石切丸直接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好巧啊,我也是。”石切丸停下来,静静地看着青江,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啊…哦…”青江已经晕头转向了,连耳朵尖发红了,“真是的,别那么盯着我啊……”

青江的回忆就完结在这里,他用手杵着脑袋,只能听见火车车轮与铁轨撞击发出的声音,只是看到道路两旁翠绿的行道树往后移动。

火车到站后,青江一个人拎着箱子孤零零地走在路上。“其实,我们俩也没在一起多久,只不过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以至于感觉时间过得很慢。一定是因为我,所以才带来了他的死亡……”
有些事一想起来就停不下了,青江晃晃脑袋,想要把这些思绪甩出去。
回家还需要再坐一次电车,这时正好是周六的下午,车厢里人不是很多,青江坐在四周没人的座位上,把头倚在窗户上,呆呆地望着天空,叹了口气。

电车很快就到站了,青江隔了很久才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不管是这次,还是之前,他都认为自己永远不会回来了。街上的香樟树的叶子仿佛在向他招手。
是在欢迎我回来吗?他想。
家里的铁门也起了锈,青江抓了一手的锈,还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门拉开。
“我回来了”他小声地说。
进了门之后,在玄关处把鞋脱了,拐了个弯走到一楼的小房间里,轻轻敲了了一下父亲灵位旁的铃铛。
“铛”
清脆的铃音回荡在寂静的房中。
爸爸,我回来了。

房间是没人住的样子,也确实,自从自己上大学后,没回来过,那个女人很不可能回来看看了。所有物品虽然铺着保护的白布,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一股灰尘的味道。

“咳咳”一边咳嗽,青江一边打扫房间,当他拿着鸡毛掸子只是轻轻扫了一下全家的合照后,照片却突然掉了下去。青江弯腰捡起照片后,发现相框有些松动。他把鸡毛掸子夹在右手腋下,很轻易的,相框就被打开了。里面藏着一封有些褶皱的,没有加封的信。
这个字迹,应该是父亲的吧。
“青江吾儿,你一直是一个懂事的孩子,这封信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我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身体上的疾病反复无常,却能看见你日渐成长,心里也甚是欣慰,你可能对于妈妈会有怨恨,我都没关系了,你也不要太恨她,人各有命,我与她注定走不到一起。”

青江捏着信纸的手指指节微微发白。直到这时,你都要为那女人开脱吗?真是愚蠢。

他接着读信。
“你还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隔壁的那个叔叔,你总是喜欢和他一起玩,虽然你们的年龄差了很多,但是却一点也没影响。你应该不会忘的。你们曾经一起在神社祈过富。所以,我要告诉你,不管你看到这封信是什么时候,你都要去找他,记住,一定要去神社里找他。一定一定。”
青江瞪大了眼睛,那个叔叔他倒是记得,神社也没忘,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既然父亲用了这么强硬的语气了,我就看看吧。他锁好门以后出发了。

现在正是傍晚,虽然青江一直相信科学,却也打了个冷颤。
此时是逢魔时呢。

走到神社时,却起了层薄雾。鸟居在屋里若隐若现,青江心里有犹豫,还是踩上了石阶。走到神社正殿时,一个身着传统和服的男人正在品茶。
“你是……”青江忍不住开口问
“啊呀,你来找我了呢,已经长这么大了吗?”

“你是谁?”
“你父亲没在信里说吗?我是你的叔叔哦,我名为莺丸。”
“那你们想要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莺丸听了后,捂嘴笑了。
“到底年纪小,不懂事,可我知道你是有两次生命的人哦,被神眷顾的孩子。”
青江听完他的话,立马走到他面前问:“你知道什么?这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你呀。”天机不可泄露哟。

青江的双手颓废的垂在身侧。不在说话。莺丸也不恼,轻轻收了扇子。“你生命中有贵人,可要好好抓紧。”
“贵人,是谁?”
“呵,这不就来了吗?”莺丸用扇子虚虚一指神社入口。青江回头,看见的却是石切丸。
他又转回头想问怎么回事,却发现莺丸没了人影。此时,雾也散了。
这人到底想干嘛啊?神神叨叨的。
“青江,你怎么也在这?”石切丸打断了他的思考。
“没什么,你们又是为什么啊?”

“这个神社很有名的,很灵验,所以我们过来看看。”
“哦”
青江一直不信怪力乱神的东西,可今天所见,却让他心情难以平复。以至于晚上失了眠。第二天想要补觉,却被咚咚的敲门声震醒了。

悄悄插一个旗
捞到数珠丸就开石青车,或者点梗也成
嗯,占tag抱歉_(:з」∠)_

逆转这篇文的热度还真是和标题没差多少,这热度逆转的好快😂

【石青】逆转

Chapter.4

很幸运的,青江的论文通过了。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也有了好几年的实战经验。

所以青江放松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不过青江从来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碰到石切丸。

在坐火车回自己的老家丸龟时居然碰见了最不想碰见的人,青江此时的心情有点复杂。当他看见石切丸时,面上稍有吃惊,石切丸注意到他的视线后,脸上的惊喜之情却是难以掩饰的。青江只是点头示意一下,就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石切丸本是陪着三日月他们出来玩的,没有想到会碰见青江。他的心里对青江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在。总感觉自己和他应该是旧相识,但明明只是暂时的师生关系更让他奇怪。

在一旁的今剑感觉到了石切丸的情感波动,他仰着头问:“怎么了?”

“没事,今剑,你渴了吗?”

“我不渴,那边的那个人你认识吗?”

“嗯,姑且算吧。”

“哈哈哈,石切丸看起来不仅是认识呢。”在一旁打盹的三日月突然坐直说。

“没有,我和他只是互相认识,并不算相熟。”

“虽说是那样,不过多多交流就会熟悉了啊。”

“说的你好像很有经验一样,不还是孤身一人?”

“哈哈哈,你不要忘记了,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

“……”

“你们不要吵啦,好烦啊”今剑在一旁捂住了耳朵。

其实青江听力很好,好到足以听清石切丸他们的说话内容。他想起了之前是如何和石切丸认识的。

原来的青江作为一个大学生在课堂上向老师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您在解决问题时,会参考法医的意见吗?还是按照自己所想,不顾一切后果呢?”

石切丸显然没想到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窃窃私语的声音从底下传来。他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

石切丸怎么上完的一节课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下了课之后,青江一溜小跑追上走在前面的石切丸
“老师你生气了吗?”
“…没有”
“胡说,明明就是,觉得难堪告诉我啊,没事的。我以后可以考虑不提这种问题。”
两个人以的交往就这么奇妙的开始了。

青江是不喜欢拖泥带水的性格,他从小到大一直是有就有,没有就是没有的想法。不管是谁表白,只要感觉不对,他绝对不会答应。

“青江同学,我…我喜欢你…很久了…”
“让女孩子表白可是很失败呢,不过,我想你也应该明白,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青江面带微笑,一字一顿地说。

“呜呜”女孩子哭着跑走了

“唉,那家伙,又这样了”歌仙在一旁感叹着,走到青江面前锤了青江的肩膀,反倒被硌得生疼。
“你总是这样伤女孩子的心啊”
“我不喜欢她,答应了不是更痛苦?”
“真不风雅啊,一点不懂怜香惜玉。”
青江没有理他,径自走开了。

所以石切丸对于青江来说完全是个意外,畏畏缩缩不像青江,可他就是变成了这样。

他约好石切丸一起喝酒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精神亢奋的状态。心情好的把歌仙没洗的衣服都洗干净了。
“你疯了吧!居然洗衣服了!?”歌仙瞪着本来就不小的眼睛说。
“我一想到明天的约会就经历充沛,感觉有使不完的劲”
在一旁趴着打音游的蜂须贺把耳机摘下说:“你理解一下他吧,毕竟千年铁树开花不容易。”

“等等,蜂须贺,你这个形容不太合理啊。我不过是稍微兴奋了一点,我指的是行为变得活泼了哦”青江盯着他说。

“劝你一句,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可是会猝死的”歌仙穿好外套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了。
“等等,歌仙,你要去哪?”
“我约好了人打篮球,怎么,你要发泄发泄多余的精力吗?”
“哦,歌仙你居然说出这种话?”
歌仙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真是的,我指的是要我和你一起打球,不怕输吗?”

在歌仙文雅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凶残的心,在青江的不断哀求“打人别打脸,我还有约会呢”下,他收了手。

总之,第二天的约会青江是提前到的,石切丸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后说:“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点时间”

“没事”青江手支着脑袋眼睛迷蒙的看着他

青江本来是想吐露心声的,结果一下子喝高了
“石切丸!你怎么不喝?”
“啊,我还要开车呢……而且你这样只喝酒,不吃东西对胃不好。”
“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没有”石切丸一边说一边抢过了青江手里的酒杯。
“嗯……”青江一下就倒在了吧台上。
酒品真差啊,这个人,石切丸默默想。然后把青江扶上了车,青江很轻,对于石切丸来说怎么也想不到有天能够碰见这么娇小消瘦的男人,甚至还对他产生了一些感情。

不过现在他反而不哭也不闹,等到石切丸刚放下他时,青江轻轻拽住他的衣领,突然睁开眼睛说:“喜欢你,你呢?”然后头一歪,睡过去了,石切丸尝试叫他怎么都叫不醒。

“自顾自的告白啊”
青江因为宿醉醒来时感觉脑袋都要炸开了。不过他醉酒以后也能记得自己干了什么。
“我……告白了?”他环顾四周,才发现不在熟悉的环境里。起身打开房门。石切丸已经做好了早饭。
“你醒了?”
“嗯”
“卫生间里有有一次性的洗漱用品,先收拾一下在吃饭吧。”石切丸手指了指卫生间方向。
“好”

不正常,太不正常,反应也太平淡了吧。青江满心疑惑地走进浴室,低头一看。
“……我干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石切丸的衬衫,刚刚到大腿根,“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喝断片了?”
不过青江也算是个乐观捏出来的孩子,他很快就又想:这算是两个人更近一步了吧

从浴室里出来时,石切丸正在喝粥,青江也大大方方坐在他旁边。
“那个……”
“啊,你的……”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沉默了一会,青江先开口:“你先说。”
“你的衣服弄脏了,所以我帮你洗了,你暂时穿我的吧,不介意吧?”
“啊……没事没事,当然不介意,我倒是要谢谢你呢,没把一个醉鬼丟街上。”
“不会的,怎么可能。”
两个人一股419后的浓浓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啊!!青江内心崩溃。
“我昨天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没有,不过你在回来的路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你的朋友们对你如何不好,还说了歌仙和你的光辉岁月。”
“够了!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了。酒后说的不能当真啊,哈哈哈,是吧……”青江一边挠后脑勺一边摆手。
“是吗,哈哈哈”石切丸也跟着笑了。“那……你对我的告白呢?那也不能信吗?”他突然问。
青江石化了

【石青】见字如晤(石切丸篇)

青江:
见信如晤
在提笔写下这几个字后,心中却也有千言万语说不清
小狐丸在一旁嘲笑我,在已经如此发达的现在还仍用这种老掉牙的方式通讯。但这也的确是我第一次给别人写信。

我不知你能否收到写封信,远隔重洋,距离能否消弭你和我之间的感情呢。
真过分啊,明明是你先撩拨了人家,然后又逃跑到那么远的地方。

你在那边好吗?距离你离开已经二百多天了。对你来说,可能也不过短短的一眨眼吧,于我而言,确实是一日三秋。
此时此刻正是傍晚,昏暗的光照在我的书桌上,房檐下的小猫在打盹。就像你一样,眯着眼睛盯着我时,因为在信里,我也可以不避讳地讲,我喜欢你。自始至终,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虽然是黄昏却下着青叶雨,雨滴打在石榴叶上。我几乎能想象到明早石榴那艳红的花瓣落在泥土的情景。锦鲤也在池子里游得欢快。
在这种季节交换的时候,总是格外引人忧愁。
我还记得,你还在国内时曾问我,为什么不能和你在一起。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的态度让你误会然后离开了我。
当时我的回答是你还太小,相比与我,你有无限的可能。我只不过是每天观察云朵,天空的人罢了。
其实我说了谎。
我心悦于你。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如同那水滴在石头上。

你总笑我迟钝,笑我不解风情。我却不知如何回应。或许吧,从认识你的那天,我就已经被吸引了。
可我又该如何处理呢?
面对你,那是我从未有过的感觉。
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
你未穿针,我也不曾经过楼上。所以何时能够再相遇呢。

此时太阳已经沉沉隐去了,雨也已停。此时好想见你
我清晰的记得你,在那个雪停下来的午后。今剑在外面和岩融一起玩,雪球打在了你身上。白色的雪和你黑色的大衣对比十分强烈。
你没有生气,今剑被吓的一直道歉,他们把你带了回来。那时你的衣服已经被化了的雪花浸湿了。
你被留了下来。我们很担心是不是耽误了你的时间,你笑着说没有事,那张笑脸是我这辈子最难忘记的表情。
我们就相熟了

你得知我能够凭借云看天气后,你缠着我问怎么做。
现在想来其实是为了找个借口和我说话吧。
堆积在一起的云缓缓流动,象征着天气变化。你的心境此时又怎么样呢?
你对我的感情从何时开始呢?
日久生情又是怎样的感觉呢?

是我们相熟后每日的早安,你和今剑为何可以相处的如此好。我们曾一起拜访过你家,那次你却感染了很重的感冒,还强撑着要起来。你总是强迫自己,不论是在生活还是在人际交往中。可是不仅要照顾别人的感受,也要自己过的开心。这才是一个体贴的人

你还记得咱们一起去神社吗?
你总是抽到凶签,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其实心里难过的要命吧。以后我可以给你我的吉签,没关系的,总有一天,咱们俩会一起抽到吉签的。

对了,紫阳花也开了,那边一定没有种紫阳花吧。
你说最讨厌紫色的紫阳花,喜欢白色的紫阳花。我当时没有注意道话里的意思。现在才发觉,你是喜欢希望,讨厌背叛的。

那么,希望你能够度过每一个充满希望的日子。我也希望你能够赶快回来,我想念你,不论是你的发,还是你的眼,于我而言,已经不是不可及的了。我诚实的说:我爱你,时移世易,都不会改变,反而会加深。愿你平安喜乐一生,我希望能与你厮守。

石切丸
书于傍晚
----------------------------------

这其实是个小练笔
捞不到数珠丸我要死了_(:з」∠)_

【石青】逆转

Chapter.3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青江只能看着四周发呆

“或许,或许我是可以改变的吧。”青江下定了决心,“我可以让一切不再发生。”

“可我又该怎么做呢?”

蝉鸣更搅得他心烦。

青江凭借着记忆回到宿舍就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旁边的歌仙一脸疑惑的打唇语问宗三:“他怎么了?”
宗三也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青江自己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深吸了一口气。
“啊,憋死我了”

歌仙把衣服一件件的从晾衣杆上拿下,转身看着他说:“你今天又怎么了?要不要打一针试试?”

“可别,我只是有些心烦而已。”

“怎么?你的看片网站又被查了吗?真不风雅啊。”

“没有,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

青江看着歌仙觉得很对不起他,一直以来他永远是默默守在自己背后,支持自己的人。不管自己想要做什么,歌仙一直陪着自己。

“怎么啦,你?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歌仙,我在想,要不下辈子你变成女人,嫁给我吧。”

歌仙脸色一沉,把青江的衣服扔给他。青江笑嘻嘻的把衣服拿下来。

真好啊,现在。

“对了,蜂须贺和宗三呢?”

“他们去吃饭了,我也要去做兼职了。你要干什么呢?”歌仙把东西收拾好以后站在门口问他。

“啊,这样啊,的确是个问题呢。”

“你也想想自己要做什么吧,别一天天吊儿郎当的了。”歌仙拉开门走了。

青江在床上打了个滚,又把自己裹在了被子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课时,青江早早的就候在教室里了。药研来了之后被吓了一跳。

“你以前不是这种理论课能逃就不来,能迟到就绝不准时来的吗?”

青江不自然的笑笑,说:“我这不因为你嘛。我指的是,你的精神感动了我。”

药研听了他这么说,把已经准备刺向他的笔有收了回来。

理论课一如既往的无聊。不过青江还是硬着头皮记笔记。他知道已经不能用敷衍的态度混过去了。

“啊,对了,下周会来一位新助教,是警署里的警官,大家做好准备。”

在头发花白的老教授颤颤巍巍的走出教室后,房间里炸开锅了。

“又要来助教吗?”

“年纪多大啊?”

无视了其他人的反应,青江收拾收拾笔记和笔就走了。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其实他的心里很复杂。

他知道的,他知道谁会来。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做出改变的话会发生什么。

一个周很快就过去了,青江特地在上课时挑了最后面的座位,为了不那么引人注目。

上课铃响了以后,教授在讲台上说:“我们请了石切丸警官来做助教,主要是为了能够请大家意识到工作的特殊性……”

之后的青江就没在听了,有一个女生急急忙忙从后门跑进来,一个没注意被绊了一下。好巧不巧的就在青江旁边。
大家听到后面的响声,纷纷转过头去看。青江没有办法,拽了那个人一下,说:“快来上课吧。”

教授不悦地清了一下喉咙。所有人的注意力才回到课上。石切丸若有所思的看着青江。

“啊……真是的,明明不想被注意的”环顾四周发现学生很少,青江叹口气,在这种专业一下,还真是引人注目呢。

“那么,有哪位同学有问题的话,就来这问吧。还有,下节进行解剖课。”

“会有遗体让我们解剖吗?”

“真是的,没准儿又是小白鼠。”底下议论纷纷。

“是真正的人,你们不仅要解剖观察,还有一篇论文要交上来,还不赶紧准备吗?”教授大声的吼了出来。

“是,对不起,我们会好好准备的。”大家异口同声的说。

青江走出教室还没几步远就听到有人在叫他。
“笑面青江同学,是吗?”

听到这熟悉却又很久没听过的声音后,青江的背几乎难以发觉的僵硬了一下。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再次与石切丸产生交集。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

“是,是我,怎么了,老师?”青江转过身,嘴角是一如既往的调笑的角度。

“啊…也没什么事…就是听你的老师讲你很厉害,所以想见见你?”石切丸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

“所以…你是为了传话的吗?”青江对于他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他在害羞,害羞什么呢?

“嗯…”

“那我知道了,我先走了。”

青江很干脆地走了,走到楼梯拐角处,摊开手心,发现手掌已经被汗洇湿了。他坐在楼梯上,大口大口的呼吸,就像缺水的鱼。

第二天上老师特地挑了黄昏时来上课,刚走进室内,就已经有人受不了尸臭先跑出去吐了。老师在一旁摇摇头,说:“这样的还是先转系吧。”
青江身经百战见得多了,所以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他和药研几个人一组,先观察尸表。

“根据尸体表面来看,只有一处致命伤,就是心脏的这一处。根据形状判断,应该是刀子之类的尖锐物体。”药研先报告。

“然后根据尸体生蛆长度为7到8毫米,现在是夏天,再带入回归方程,应当是三天以前。”青江补充。

“嗯,测肛温也表明如此。”

七七八八检查的差不多了,老师说:“你们做的都不错,每个人写一篇小论文,下周五之前交上来。”

“是”

晚饭时,药研对青江说:“我还以为有多刺激呢。也不过如此。”

“药研,你要这么讲,那位出去吐的仁兄可就不开心了。”青江一边把咖喱和米饭拌在一起一边说。

“对了,马上要暑假了吧,你打算怎么办?”

“我可能要先回老家,再回来去警署看看”
“我要回家照顾弟弟们。”

“那不很好吗,有你在,一期也能轻松点。”

=TBC=

非常咸鱼的一章
两个人多少对手戏
判断死亡时间那段有这个方法,但我没有带入回归方程算,因为我懒

【石青】逆转

所谓人生,不过短短一瞬

Chapter.2
“石切丸,你在写什么呢?”

“啊,是日记而已。”

“不能让我看看吗?”

“不可以哦,青江。这里有的东西可是很私密的。”

“唉……真小气,里面到底有什么呢?”

石切丸笑着摇摇头,看着自己的恋人拽过一把椅子,也坐在自己旁边,静静地看起了自己的专业书。

“啊……好烦啊,早知道这么难,就不要当法医了。”

“青江,当时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专业呢?”

“嗯……大概是被某部电视剧迷了心窍吧,再加上我高三时中二程度爆表。可是全日本的尸体送检率那么低,我都害怕失业呀。”

石切丸听了他的解释,笑了笑。
“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努力改变这种情况啊。”

-------------

很久很久以前和石切丸的一段对话使青江想起了那段轻松的日子。那时他唯一担心的可能就是考试了。

日记记得都是什么东西呢?石切丸为什么不让我看?又是谁寄来给我的呢?他只好带着诸多疑问翻开笔记。

日记的日期相差总是很大,可以看出石切丸也是平时心中坦荡的人。
之前的日记都是抱怨吐槽三日月他们的。而且青江也知道,那时自己和石切丸也没有相遇。

突然有一页出现了“今天遇到了一个很可爱的人呢,虽说是可爱,但是对方是男人这件事真是叫人为难啊。在课堂上也总是提出很尖锐的问题,给人应接不暇的感觉。”

唔,这说的是我吗?我有很尖锐吗?青江失笑。

“今天青江又追着我不放,虽然我是不讨厌他啦,可是这样总叫人感觉不自在呢……”

原来我的到来还给他造成这么大的困扰吗?

“我能感觉到青江对我的感情,其实我也是喜欢他的……”

“青江在醉酒后和我告白了,意外的可爱呢,这孩子。两个人自然的在一起了。”

然后关于青江的文字就没有了,转而是一些案情案件。

最后一页上只有清清楚楚的一句:我要找到真相,我不能错过任何一条线索。

青江也知道是什么案子。
就是那个案子,让两人分开的,也是那个案子,让两人受伤。

我要如何做呢?石切丸,在这样一种状态下,你又会如何呢?

第二天青江去上班时,脑子里好像要炸开一样,头疼欲裂,以至于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那辆车,直直地冲自己开来。

眼前一片白光,他的音容笑貌从来不曾消散。只是,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我骗了所有人,说我不想他,说我忘记了一切,其实并没有。



等到再次苏醒时,青江发现自己在大学里。

“呜啊!”

“你在搞什么啊?青江。”旁边药研向他投来了疑惑的目光,“这里可是自习室。”

“药研……藤四郎?”

“是,是我。你怎么了,睡蒙了?”

药研明显看起来青涩了许多,环顾四周,也是大学没有重建时的样子。

“我……突然有点事,先走一下。”
没有看药研的反应,青江先跑出去了。

跑出去好远后,青江才弯着腰,扶膝大口大口的喘气。抬起头才发现自己跑到了操场上,因为是中午,所以周围没什么人。走到树荫里,靠着树,青江才能喘口气。

只有法国梧桐的树叶随风相互触碰发出的“沙沙”声。

对了,还有手机。

从兜里掏出手机,也是十年前的款式。

一行文字映入眼帘:您的货物已到账,请注意查收。

=TBC=
我知道这个方式很老土
车祸什么的不也很好吗

只是个人随想罢了
这两天比较闲,所以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
比如男人比女人更容易沉浸在过去,男人总有吸着烟一起胡侃过去多辉煌。女人不会,最多悲伤一会儿。所以是女人比男人坚强吗?

还有就是在我活着的短短岁月里,我唯一得出的最正确的结论是:每个人最爱的人都是自己。
我在和别人说起这个结论时,大家都点头“对对对”,向我表示赞同,但我很困惑,他们是想起了别人对自己如何,还是自己对别人如何,还是都没有呢?

人的意识很神奇,如果放纵它,便会破坏。如果克制住,便会创造。我们不同于其他生物或许就在此了。

每个人出生是都是原创,渐渐的有些人却活成了高仿甚至盗版。我也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但是身边的一些人确实让人喜欢不起来。厌恶如果表现的明显的话会遭人讨厌,强颜欢笑我也做不到,只能恶心自己。

感情让我觉得困惑,尤其爱情。亲情本是因为血缘,是有理由的。爱情是一种最为让人摸不透的,身边有人为了爱付出一切,可是值吗?再这样一种年纪,太过于早了。我或许是因为三分钟热度吧。我这种人,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开始自问:我能为他做什么?我简直胆小鬼,我无法全身心投入,所以我知道了,那不一定是爱。是头脑冲动,是荷尔蒙分泌。真正的谁有经历过呢?人始终是自私的,所以无法得到真爱。但我们追求。因为我们缺乏。

他有了的,要加倍给他,他没有的,就要夺走,甚至连已有的也要拿走。不仅仅是爱,还有人际交往,以及等等。

【石青】逆转

如果时间倒流,能回到过去,你会做什么呢?

是做出改变,挽回错误

还是……放任自流?

Chapter.1

夏季的雨来的格外突然

青江是被一阵打雷的声音吵醒的。

感谢自己的国家的天气预报总是如此的准,所以自己才能在每次下暴雨之前请假,不至于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失态。青江默默的想。
电视里的财经频道传来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近日,三条公司总裁三日月宗近宣布将公司超过50%股份转给xx公司。今年三月以来三条已经不止一次被爆出逃税、漏税等丑闻了……”

然后就是三日月的一些个人经历介绍了

青江的瞳孔微微瞪大了些,还没有从睡梦中彻底清醒的他,反复咀嚼着这句话,仿佛这才是梦。

“三日月……宗近啊……”

青江又想起了那个人,那个总是带着春风般和煦的笑着的人

翻开薄被,用遥控器关了电视之后,青江从沙发上起身。摸了摸因为噩梦出汗导致和发丝粘在一起的后颈,打开了浴室的灯。

“哗啦”

水流从花洒中流出,从头到脚把青江浇了个透。青江一点一点的清洗着,到最后洗头发时,露出了常年被刘海遮住的那只妖艳的红色的眼睛,以及从眉心一直贯穿到下眼睑的一道疤。

第二天,青江的皮鞋“蹬蹬”的踏在警视厅的地板上时,同事药研藤四郎第一个和他打招呼。
“哟!昨天怎么样啊?”

青江拉开座位的椅子,头也没抬的回答:“度过了一个激烈的夜晚呢……”没等他讲完,一期一振微笑着靠近他,把手轻轻地搭在了青江的肩膀上。

“哟……哟,一期,你还好吗?”

“哪里,这话该我来问你,请你在这种严肃的场合注意说话分寸。”一期笑得一脸无害。

青江抹了把汗,认命的换衣服和药研酥解剖。

药研已经先他好久到了解剖室了。青江乖乖地套了好几层塑胶手套。也认真观察起了尸体。
“尸体头骨有裂缝,双眼充血,被证实是被从高处推下,由尖锐物刺破头皮导致失血过多死亡……”

一上午浑浑噩噩过去了,青江和歌仙一起吃饭时,歌仙盯着他的黑眼圈问:“昨晚又做噩梦了吧?真不风雅!”

青江笑道:“没有哦,只不过人家想你想得睡不着嘛”

歌仙皱了皱眉,没有理他,过了好久才问:“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是忘不掉吗?心理阴影那么大的话,还是快去看看医生吧。”

“并没有呢,我现在还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仿佛就在我身边。”

“那只不过是你自己的想法罢了”青江不说话,低头看着白米饭发呆。

下午也是没有感觉的过去了,日复一日的生活迟早有一天会崩溃,青江在心里默默想。

晚上回到家里,屋子里黑漆漆的,只有电脑屏幕散射出幽幽的光。

“今天走的时候没关吗?”

青江走近电脑,发现邮箱里有一封简讯。

“您想回到过去吗?我们可以帮您”

“什么呀?恶搞,还是中病毒了?”
邮箱里又多了一封信
“不是的哦,你要试试吗?”

“既然这样,要不要试试呢?”

他微微颤抖的手暴露了内心的不确定,在键盘上打下字:“好”

“果然是不可能的吧”第二天醒来时,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

手机发出了有短信的声音,青江翻了个身,按亮手机。

“您的快递已送达”
快递吗?

青江在下班路上顺便取了快递,回到家后,用裁纸刀轻轻裁开包装。里面是本笔记。
翻开笔记,扉页上没有署名,日期却是十年前的,青江一页一页的翻看,发现这个自己笔迹最熟悉不过了,那是已经死去的,自己的恋人石切丸的字。
=TBC=
闷声作大死系列
给自己挖坑